北京锯齿蛋白线美容提升

2017-10-21 01:36

首页 > 山西日报 > 01
分享到: 评论:

    

北京面部提升能祛鱼尾纹,北京面部提升祛皱价格,北京面部提升的好方法,北京好的美容整形医院,北京面部提升针多少钱,北京面部提升方法都有哪些,北京怎样美容去皱的方法,北京脸部提升埋线有副作用吗,北京4d埋线提升恢复期,北京什么办法能使脸部提升紧致

  原标题:坚守者|山东德州一区环保局长:环保局没放假,企业不敢偷排

10月3日,刘敏(左三)陪环保部巡查组在德州经开区赵虎镇乾海碳素有限公司内检查。 受访者提供图

  10月3日晚,刘敏匆匆坐上当晚最后一趟德州到泰安的高铁,第二天是中秋节,她心想“怎么着我也要赶去婆婆家与丈夫、女儿团聚,陪家人过个中秋节”。

  今年是“大气十条”第一阶段的决胜之年,从2017年2月15日开始,身为山东省德州市环保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局长的刘敏已经与同事“连轴转”了230天。9月份打响的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战,让以刘敏为代表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环保工作人员国庆双节期间仍坚守在工作一线。

  刘敏的国庆双节假期是这样开始的:10月1日,环保部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组在德州市经开区督查,她全程陪同;2日,刘敏组织局里的工作人员对一些可能还存在问题的企业进行检查;3日,她又陪同环保部巡查组针对此前督查发现的问题整改情况及信访问题的落实情况检查了16家企业,从早晨八点半一直检查到下午两点多才吃上了工作餐。

  同事们跟她开玩笑说,“国庆中秋双节,家里人都出去玩了,反正家里没人管咱们,咱们就在单位加班干活儿呗。”

  刘敏戴着一副眼镜,很认真地说,“多检查检查,这些企业的问题就会越来越少,企业主头脑里也会有一个环保的弦儿。”

  10月2日,他们去检查一家生产汽车面罩的小企业(喷漆过程中会产生VOCs),企业老板原以为环保局国庆会放假,想抓紧生产两天,没想到他们又来检查了。

  刘敏说,她就怕企业有这种想法,所以还是要下去检查一圈,“企业主和企业主之间互相通气,知道我们环保局没放假,也不敢违法偷排。”

  刘敏今年40岁,从2001年到德州市环保局工作,2015年4月任经开区环保分局局长,至今已在环保系统工作16年。这个时间跨度让她见证了我国环保工作一系列变革在基层的落地生根,也让她经历了近两年来以改善环境质量为核心,为补齐环保短板而打响的大气、水、土壤三大战役。

  德州最大的环保短板在于秋冬季的空气质量。作为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传输通道上的重点城市,2015年底刚开始启动重污染天气应急工作时,地方对这项新工作还没有重视,那时开始,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就频繁地到德州督查;到2016年底,环保部的督查就更频繁了,“一启动应急,华东督查中心就来了。”刘敏说。

  而几乎同时段开始,上到环保部部长、下到基层环保执法人员,“5加2”、“白加黑”、节假日无休成为他们工作的新常态。

  今年8月份的一天,刘敏在微信朋友圈里发的一张图片上写道:“等忙完这一阵就可以……忙下一阵了……”

  “那是看到同事发的。” 她笑着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我感觉真的很贴切,今年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累得回到家躺在那里就‘烂成泥’。”

  让刘敏欣慰的是,在她和同事们的坚守下,经开区内的企业守法逐渐成为常态;环保工作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作用开始凸显,一些环境表现良好的大企业开始尝到“甜头”;环保局单打独斗的局面也在改变,大的环保格局正在形成。

  “我希望以后都能够形成这样有序的状态,我们也不用天天加班去检查,企业能主动遵守法律的各项要求,为了一个共同的蓝天,大家都努力,让咱老百姓切实感受到经开区优美的环境。” 刘敏说。

  2017年以来,环保部的督查、巡查,山东省的检查以及中央环保督察在德州市轮番上阵。

  刘敏记得最夸张的一次是一个周末,那天经开区的领导到企业检查,环保部督查组也在这里检查,并且要求开发区环保局对发现问题的企业一家派一名工作人员驻厂。“我们局里加上司机、行政人员一共15个人,那次很突然,又是周末,我们的人手都不够了。”

  还有一次是2017年第一季度空气质量专项督查期间,领导夜里11点半多打来电话让他们修改应急预案,由于时间太晚,同事的电话打不通,刘敏和另一位副局长俩人在办公室改了一夜。

  准确的说,从今年2月3日初七上班这天,刘敏忙碌的工作状态就开始了。

  “我记得很清楚,往年初七我们上班后大家会互相拜年,今年年都没拜好,就开始布置工作。”她说。

  2月4日,农历新年后的第一个政府工作会议,德州市长陈飞带头专项研究环保工作,并提出要对德州全市的环保问题进行摸底。刘敏与同事为此工作了没几天,紧接着,环保部启动了2017年第一季度大气污染专项督查,2月15日,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和唐山的环保执法人员就到了德州,第一天的检查就直奔刘敏所在的经开区。

  经开区是德州市企业较多的区域,目前区域内的6家“高架源”企业已全部安装了在线监控系统,实施24小时监管,“我多次告诉企业,你的数据都传到网上,只要超标,没人能保你,超标我是必须要处罚的,所以大企业现在一点都不敢超标。”而根据环保部的进度安排,“散乱污”企业也在9月底基本取缔,刘敏认为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将在中等企业挥发性有机物(VOCs)的管理上。

  “经开区以机械加工、食品加工为主,原来这种企业感觉都是污染很小的,但其实这些企业在生产过程中或多或少都存在VOCs的排放。”在市局工作时,刘敏在环评、法规科都待过,谈起专业问题她应对自如。德州市环保局的一位负责人评价她说,“这人挺有思路。”

  以前,刘敏也会有回家加班写材料的情况,但从来没有像今年这么频繁的、不着家的加班。有段时间每天晚上到家都是八点以后,有时候开展夜查回到家就凌晨一两点了。“夜查时老公经常会问有几个人,会不会不安全,我总跟他说有司机还有同事,让他放心。”刘敏说,孩子在作文里也经常会写到妈妈如何辛苦,晚上回家还要加班写材料。

  作为母亲,刘敏最牵挂的还是孩子,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刘敏遗憾地说,“今年都没有带孩子看花开花落。”

  从孩子儿时开始,刘敏每年春天都会带孩子出去晒晒太阳,看看花开。今年从2月15日开始,她没有休过一个周末,孩子一直是婆婆在家照看。

  有时候突然看到朋友圈里有人拍的照片,她感慨,“哎呀花开了。”

  突然有一天,又看到别人拍的照片,才发现,花谢了,“唉,我都没带孩子出去看看。”

  孩子见上妈妈一面也很困难。刘敏记得有段时间她中午总不回家,老师留的作业需要家长签字,孩子总写“家长未回”,突然有一天,老师在孩子作业上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老师肯定会觉得,你的家长怎么天天都不回家呀。”她笑着跟孩子说,“你看你老师都愤怒了,怎么觉得妈妈整天不回家。”

  谈话时,刘敏很喜欢笑,但有时候笑里也带着些许无奈。“我有时候回家吃饭,家人反而不习惯,平日都是婆婆、老公和孩子一起吃,哪天我坐在桌前,他们会开我玩笑说,哎呀,你今天在家吃呀,太不习惯了。”

  德州是山东省唯一纳入《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城市,“一区四基地”的战略定位对这座城市的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经开区的环境在德州是最优美的,我常跟企业说,你的工厂坐落在开发区,客户来看你这个工厂实力挺大、环境管理等各方面形象也很好,效益自然会好;你到其他管得松的地方,管理不好,人家还敢买你的东西吗?所以你在享受开发区优美环境的同时要为开发区的环境做贡献,你不要觉得我们这里管得严,我们需要每家企业都为环保做一点贡献,我们的环境才能变好。” 刘敏一头短发,很干练,去企业检查时经常身着一身运动装。她告诉澎湃新闻,已有环境治理工作开展早、环境表现良好的企业尝到了甜头。

  “(2016)去年,我们推进‘煤改气’工作时,包括大企业在内很多企业都不理解,他们认为‘其他很多地方都没有让企业整改,为什么让我们增加这块成本?’”刘敏说,当时工作很难做,很多企业不理解,但这些企业最终还是一边生产一边进行了改造。当今年全国都在推“煤改气”工作时,很多企业都在停产整改,这些先期改造的大企业尝到了甜头。

  “我们经开区的大企业现在是盼着环保加严,”刘敏告诉澎湃新闻,10月3日,他们去一家企业检查时,企业负责人告诉他们,之前一些小企业成本低一个零件6块钱就能卖掉,但他的企业要给工人发工资、交劳保还要算上环保投入,同样一个零件卖10块钱都不挣钱,但环保越抓越严后,小企业面临着整改、淘汰,正规企业的利润就上来了,“企业负责人说,我现在就盼着你们继续这样抓下去。”

  类似的声音越来越多,让刘敏和同事们对自己的工作充满信心:他们正在坚守攻打的战役,是一场治理大气污染、改善环境质量的攻坚战,也是一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的攻坚战。

  “抓环保工作是给好的企业提供良性竞争的环境。通过这些事情我认为环保继续严抓是没问题的,对遵守法律的这些人是公平的。”刘敏坚定地说。

  从2016年开始,环保部正在通过中央环保督察、环保机构监测监察执法垂直管理制度改革、国家环境质量监测事权上收等一系列改革,落实地方党委、政府责任,提高地方执法能力,减少地方直接干预,以此来改变上述局面。

  作为基层的环保工作者,刘敏说,她明显地感受到了这些改革带来的变化。

  以刘敏所在的经开区分局为例,加上司机、行政人员一共15人,想要管理好整个经开区的环保各方面的工作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以前环保工作只是环保局在抓,其他部门你跟他们喊破嗓子他们该干嘛干嘛很难参与进来,而党委政府在开会布置环保任务时,也只是抓着环保局说事儿。”

  转变开始于2015年12月,德州政府主要负责人被环保部约谈后,市长亲自抓环保工作。2016年,环保局单打独斗的局面逐步转变。

  “(约谈后)党委、政府慢慢在重视了,但是相关部门重视程度还不够,比如,政府领导开会时说,哪个工地不行了哈,相关部门就去抓这个工地,没有形成一种机制,举一反三。”刘敏认为,环保大格局的形成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到了2016年底重污染天气应急的时候,因为环保部督查组频繁来检查,一次次给政府传导压力,政府也不断抓着各部门做工作,而各相关部门也逐步在头脑中形成环保意识,抓发展必须抓环保,管生产必须管环保,职责分工越来越明确。”

  为推动大气环境治理,经开区建立了“经开区大气管理”微信群,刘敏说,去年冬天,镇、街都参与了进来,他们为推动燃煤锅炉取缔、“散乱污”企业整治做了大量工作。今年1月份开始,德州利用网格化管理,让网格员和网格长参与环保检查,“我们也有抓手了,”刘敏开心地说这一政策目前贯彻得很好。

  从环保局单打独斗,到党委政府重视,再到各部门、镇、街,刘敏感觉到环境保护工作的部门分工、职责越来越明晰,大的环保格局正在形成。

  问及对未来的环保工作有什么期待,刘敏说,“开发区的企业最多,但是各项工作都比较靠前,我们抓得紧,企业也比较自觉。我希望以后都能够形成这样有序的状态,我们也不用天天加班的去检查,企业能主动遵守法律的各项要求,为了一个共同的蓝天,大家都努力,让咱老百姓切实感受到开发区优美的环境。”

责任编辑:张玉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北京除皱医院青睐李晓东

山西内陆北京面部收紧提升办法

视频/ 瑞丽尚品面部提升费用
新晋界北京微创提升面部顶几年